小说阅读

剧8E;>?*zPeo+3变|世界

发布日期: 2018-03-19 小说分类

    剧8E;>?*zPeo+3变|世界


                    第五章
      人物简介:Ray:30岁的宅男、啃老族,从澳洲打工度假回台后一直找
    不到理想的工作而过着米虫的生活,身高180、体重100、队伍定位:坦克。
      Vivian(徐若薇):26岁、长庚医院急诊室的小护士、身高162、
    D罩杯、队伍定位:治疗师。对照人物原型:徐若瑄.
      徐若臻:32岁、小护士的亲姐姐、药商业务员、身高165、C罩杯、队
    伍定位:弓箭手、后排火力输出。参考人物原型:徐若瑄的姐姐XD
      正文。搭帐篷达人
      忙进忙出一阵后,看着两个姐妹俩手挽着手准备要去擦洗身体、我不禁笑了
    一下。妹妹比姐姐还放得开,经过一天的相处后、称呼我的方式由林先生、变态、
    RAY、色狼、还想出<搭帐篷达人>这个针对我生理特徵的新外号。
      虽然我还没答应跟她们一起行动、组队,但是如果我一个人孤伶伶的处理面
    对这种状况、估计我会比电影-『我是传奇』的主角还要歇斯底里吧,威尔史密
    斯只能跟假人说话、搭讪、至少我还有一对姐妹花可以聊天。宅男出头天了,爸、
    妈!感谢你们赐与我一具没有陷入沉睡的身体阿!!
      听着她们姐妹在浴室边嬉闹所传来的笑声、甚至听见小护士说:「姐、我们
    好久没有一起洗澡了喔ㄟ,我们来比比看谁的身材比较好、胸部比较大!」臻姐
    则小声的说:「RAY还在外面、快点洗、不要玩了!」妹妹则说:「RAY虽
    然看起来很凶恶、可是他都刻意与我们保持距离、不想有身体上的任何接触。我
    看他只是有色心没色胆拉、哈哈哈!!」
      听到这里我都硬了、我是说拳头,堂堂男子汉,居然被笑没胆,掯!你就不
    要落到我手里,到时候让你体验林氏枪法的奥妙!!
      妹妹玩心大发,还故意作弄她姐、变本加厉的说:「徐若臻、除非你承认你
    胸部比我小,不然我就搔你痒喔!!」姐姐才小声的说:「好拉、我认输,你不
    要玩了,不然姐姐要生气了喔!」然后又传来两个人的嘻笑伴随着哗啦哗啦的沖
    水声。这种既刺激又煎熬的时间总是令人难受,虽然知道不会有女生洗完澡就投
    怀送抱这种剧情发生、但是还是令我裤子里的小兄弟撑得极为难受…
      姐妹俩总算洗好了,透过烛光看向她们、我的上衣对她们而言太宽松了,变
    成露肩装、虽然看不到胸器春光、但是还是遮不住两个人白净的双腿,看得我不
    禁一愣一愣的。姐妹俩心知肚明,她们在浴室玩闹跟聊天的内容被我听得一清二
    楚。脸都红通通的看向我、妹妹对我戏谑的吐了吐舌头就躲进房间了,姐姐则走
    近我、对着我说:「RAY,你也辛苦一天了、你要不要去沖一下?」
      闻到姐姐身上刚出浴的香味,我刻意的用抱枕挡住我已经完全勃起的小兄弟、
    不…已经不能用小这个字去形容我最忠实的战友了!臻姐当然知道我在欲盖弥彰,
    扑哧一声笑着说:「快去洗澡吧、帐篷达人!」便转身走入我房间、和她妹妹边
    擦保养品边聊天了……
      快速沖澡后,我假装镇定站在房门口对着两姐妹说:「快点睡吧,明天我们
    得去文化一、二、三路周边可以利用的资源做一下调查、还得蒐集饮用水及食物,
    至少要有一个礼拜的储备量才行。」说完我便将房门反锁,走向阳台再次确认没
    有奇怪的状况后、看了下还在房间里还在沉睡的爸妈、便盖着毛毯窝在沙发里晕
    沉沉的睡去,至於姐妹俩还在窃窃私语什么,我也懒得理会了。
      睡梦中隐约听到我房门开启的声音、臻姐看我因为太冷而全身缩在沙发里,
    还从我房间拿了一件外套盖在我身上,还在我额头亲了一下、并在我耳边轻声的
    说:「今天真的很谢谢你,RAY。」
      一觉睡到天亮,看身上多一件外套才知道原来臻姐昨晚真的有出房门关心我
    睡得如何,那她亲我额头是真的?厨房传来声响…我踱步走到厨房看到臻姐身上
    穿着不知道被她哪里找到的白色衬衫,加上一条简单却将她长腿完美衬托出来的
    牛仔裤,呆呆的看了好几秒才说出:「臻姐、昨晚谢谢…」
      臻姐似乎不以为意的说:「RAY、早安阿!不好意思,借你衬衫穿一下,
    我想这样穿比较方便今天的行动。」一边将她做好的早餐端到客厅,又进房间把
    她妹妹给摇醒。我则完全不知道如何帮忙的站在原地看她完成这些动作,看她俐
    落的身手、感受到有一个会照顾人的姐姐,好像满幸福的…
      没电之后、已经无法知道确切时间了,只能从太阳的角度稍微判断一下大约
    几点。紧戒性在住家附近绕一绕、确认那两只狗没有在附近逗留之后、才叫她们
    姐妹俩走出我家大楼门口。气温呈现异常、白天温度让人感觉是盛夏才有的炎热、
    晚上又急速降温到零度左右。「这是什么鬼天气阿、干!」对於这种状况毫无头
    绪的我骂了一声,便领头往文化二路的全联超市走去…
               第六章、拒绝组队的真正原因
      全身大汗的将超市旁进货出入口铁门撬开后,里头果然空无一人,将一旁的
    备份钥匙请臻姐妥善保管后,稍微清点一下剩余物资、便对姐妹俩说:「VIV
    IAN、臻姐,我估计这里的的物资应该足够我们生存一年左右、我们等等先利
    用推车运送搬一个礼拜分量的食物及水回我家,看你们需不需要回家一趟?」
      臻姐摇了摇头说:「我们家的感应式大门、在昨天已经无法使用了,我昨天
    就是无法回家才会先过来找我妹妹的…」
      「看来随着停电之后、生活的便利性已经大大降低了…火把、木炭、等备品
    也是需要蒐集的物资了!」我边说边看着姐妹俩、不知道她们能不能适应这种生
    活…臻姐似乎感觉到我的目光、若有所思的对我回以一笑。
      VIVIAN似乎对接下来的要面对的生活中各种不便、抱持着乐观的态度,
    挽着我的左手假装不经意用胸部边缘碰触到我的手臂、臻姐则被妹妹牵着手、却
    脸红红的看着我、一看到我回头望向她,便马上看向远方避免跟我眼神交会。面
    对VIVIAN这种让我吃点豆腐、刷亲密度的行为,我也乐意接受、反正不吃
    白不吃!
      来到社区的派出所,我将墙上的地图拆了下来、并将指南针、哨子、警用盾
    牌等装备带在身上。将哨子给姐妹俩一人一个后,便说:「假设我们落单、哨音
    一长声、一短声就是求救信号,不管是谁都必须朝着声音的方向尽快赶过去、这
    样清楚吗?」确认她们能够正确的发出我要求的信号后,发现臻姐一直脸红红的
    看着我、而VIVIAN则开心的说:「RAY,你拿上这个盾牌、越来越像游
    戏中的坦克了喔,而且你做的这些事我都没想到ㄟ,果然找你组队是对的!」
      「哼哼,VIVIAN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我尽可能的把这些求生观
    念教给你们后,就算我不跟你们组队、至少觉得不会亏欠你们而已!」我一边尝
    试撬开派出所枪械室的门一边说着…折腾好久,看样子这枪械室里外都上了锁,
    打破了我想要拿把枪防身的想法。
      「撤退吧,利用现在天色还早、你们还得帮忙我在我家附近做点防护措施。
    毕竟现在没电了,你们想要洗澡的话、还得提早烧水,以及准备我们要吃的晚餐、
    还有接下来的计画也需要讨论…」姐妹俩点点头表示理解后,便一路回到我家。
      将我家附近的各巷口,洒上一层厚厚的石灰粉、希望能够判断出那两只狗是
    否还有在附近出没;再将地图贴在墙上,以我家为圆心,以15公里、30公里
    为比例、画出两个圆圈,再标註出地图上以探索可以利用的设施、超商、等补给
    点。向她们解释说:「你们稍微记一下这张地图,我们不能漫无目的乱走、最外
    圈的30公里,是我们一天内可以步行来回的最大极限了,所以万一有人落单、
    千万不要走出最外围的圆圈!」说完我便将另外两张我标註好的地图给她们、并
    交代她们一定要贴身收好。
      姐妹俩异口同声的说:「我们就随时一起行动就不会有这问题了阿!」
      我想了想说我不能组队的最大原因:「其实、我还有个弟弟在台中工作,我
    想下去找他。在我确定你们两个可以安全生活后,拜託你们帮忙照顾我爸妈、我
    要去找我弟弟,不管他是不是沉睡状态!」
      姐妹俩明白我的困难点之后,只应了声:「好、我们知道了!」就默默的一
    起去准备晚餐了!厨房里她们在讨论什么我也没心思去听,脑海里盘算着还有什
    么事项要她们学习并注意的。
      姐妹俩在洗完澡后,陪我在公寓顶楼暸望四周的状况。这一天的晚上,有火
    光在远方出现、我们猜想应该是其余的倖存者所生起的火吧…但是在不确定其余
    活人是敌是友的状况下、贸然前往的风险实在太高,这个想法立刻被我们否决掉
    了。
      越晚气温则越来越低,姐妹俩不敌低温便拉着我回到家中藉着烛光聊天,我
    也慢慢了解他们的情形。原来姐妹俩的父母在臻姐大学时期就已经双双过世了、
    臻姐从那个时候就姐代母职、负责照顾当时只是国中生的小薇。
      我开玩笑的说:「原来是这样,难怪我看你早上做早餐、好像很熟练。原来
    是因为照顾VIVIAN这个懒惰鬼的关系阿!」VIVIAN就一路挥舞着粉
    拳追打我,直到我进房间看我爸妈,虽然小护士有帮忙我爸妈补充水分、但是脸
    色越来越苍白。
      VIVIAN知道我担心爸妈的状况,就说:「RAY,不然我们明天用病
    床把叔叔、阿姨推去长庚医院输点营养液看看情况能不能好转!」点头接受了小
    护士的建议,就这样怀着不安的心情尝试入眠。直到臻姐晚上又来关心我会不会
    太冷并在我额头亲了一下后,才沉沉睡着。
      2月9日一早,我们吃了臻姐准备的早餐后、就从急诊室拉来病床将我爸妈
    送到长庚打营养液。移动的过程中我发现,我爸妈的脸色照到太阳后马上就回复
    平常一样,她们姐妹俩也注意到这一点。到急诊室后、为了确保我还是请小护士
    吊一瓶营养液给我爸妈。
      为了验证我们的猜测、我们又推了沉睡的病人去晒太阳,发现这些人晒到太
    阳后,脸色也更好了些。当下我们便决定将我爸妈在长庚医院找一间採光好的病
    房用以维持他们的身体状况,小护士和臻姐则找出好几个利用「保外就医」为名
    目的囚犯、将他们放置在完全黑暗的病房里来当我们猜想的对照组。
      忽然急诊室门口有人敲门,声音虚弱喊着:「里面的人可以救救我们吗?」
    我立即拿起随身武器、让姐妹俩先躲起来,才戒备的朝门口走去。到达门口时映
    入眼帘的是一对男女的身影、身上血迹斑斑,似乎因为体力不支而坐倒在地上了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