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三sI5Yu:z:7:`!姐妹

发布日期: 2018-03-16 小说分类

    三sI5Yu:z:7:`!姐妹

    三姐妹



    作者:shuangmianren44 字数:11887

    X市政府,市长办公室。年近六十的市长张光荣正坐在办公椅子上打着电话。

    「哈哈,好。晚上我就在万海楼等着徐行长的光临了。」张光荣摸着自己那 光秃秃的脑袋。

    「市长您客气了。晚上八点我一定到。」电话里面传来十分悦耳的女声。

    「小结啊,今天晚上我就不去你家了。」张光荣挂了电话后用手拍了拍跪在 办公桌下正舔食自己肉棍的女人。正用玉手套弄着那恶心肉棍,小嘴正吞吞吐吐 的女人只是嗯了一声,继续自己的工作。

    「小洁啊,你的小嘴真是比你那两个姐姐强多了。口活越来越好了,告诉你 姐一下,明天晚上我去叫你姐好好准备一下,明天我们玩个4P。」

    不大一会张光荣在少女的口中射精了,少女站起身来,只见少女披肩的长发 有些凌乱,一双美目流露出一种空洞的眼神,嘴角还挂着溢出的精液,原本白皙 的小脸变的微红。整齐的黑色制服包裹着少女充满青春的肉体,胸前鼓鼓的乳房 不大不小,齐膝的套装下一双纤细的双腿。少女吞下了张光荣的精液,起身站在 张光荣的身边用纸巾擦着嘴角的精液。张光荣满足的用一双大手抚摸着少女那滑 滑的大腿。打量着身边的少女,少女叫白洁今年二十一岁才毕业分到市政府当秘 书,第一天就被张光荣看上了,张光荣打听下才知道叫白洁的少女原来是自己多 年前奸污后来成为自己玩物的一个税务局局长妻子著名主持人白鑫的小妹。原来 三年前那个美丽的女主持人的丈夫想要升迁,拖到关系找到自己。自己原本不想 去和那种芝麻小官打交道,可是无意中知道了那人的妻子居然是本市一个美丽的 主持人。张光荣晚上就去了,在酒桌上看见了女主持人白鑫,三十岁的白鑫那高 挑的身材,出众的容貌以及高贵的神情都让好色的张光荣不能自持,恨不得马上 把白鑫压在身下干的她死去活来。

    张光荣看着白鑫那窝囊的男人,心中更加不满。频频灌酒,对于市长敬的酒 白鑫的男人受宠若惊的一个个喝干,不大一会就迷迷糊糊的被扶进包间里面的休 息室了。白鑫原本想带丈夫回家,可是对于市长的挽留无法只好继续陪着可以做 她父亲的老男人喝酒,不消一会不胜酒力的白鑫双狭微红。张光荣就在这时扑了 上去,可怜的白鑫就迷迷糊糊的被这个老男人在和丈夫只有一墙之隔的包间里面 被这个老畜生奸污了。清醒过来的白鑫哭泣着咒骂着老畜生。老畜生居然和三个 下属把白鑫轮奸,被拍裸照的白鑫为了丈夫的前途为了自己的名声。已是人母的 白鑫在包间里面被老畜生们整整侮辱了四五个小时。丈夫清醒时看见妻子一脸倦 容的伏在自己的身边。

    白鑫的丈夫如愿的当上了所长,他那会知道自己的仕途完全是妻子用身子换 来的。而白鑫也唯有屈辱的成为了张光荣的玩物。

    光荣把白洁调给自己当秘书,在一次加班的时候张光荣用暴力手段奸污了白 洁。随后又把白洁的二姐白婷,一名高傲美丽的女警也奸污了。当三姐妹光着身 子脖子上拴着狗链同时出现在张光荣的别墅时,三姐妹抱头痛哭。张光荣淫笑着 扑向了哭泣的三姐妹,白家三支花成为了张光荣的性奴。

    我跪在地上张开小嘴,含住那个比我父亲还大几岁的市长的肉棍套弄着,那 恶心的东西在我的小嘴里面进进出出,我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和难闻的气味。人面 兽心的市长一边聊着电话一边用脚在我的双腿间隔着丝袜内裤摩擦着我的下体。 眼泪早在这个畜生奸污我的那天晚上流干了。老畜生一边享受着我小嘴带来的快 乐,一边评论着我的两个姐姐的身体。我们姐妹三人都被这个畜生毁了身子,大 姐白鑫原来几年前就被这个畜生奸污了,二姐是为了救我被这个畜生和他的儿子 轮奸的,而我是在一个寂静的夜晚被这个畜生侮辱的,我们三姐妹在老畜生和他 的两个儿子的奸污下彻底跌落在地狱里面。

    我叫白洁是一名才毕业有着美好梦想的大学生,自小有着家人的爱护,姐姐 们的保护。一米七的身高,娇俏的容貌。有着一个爱着自己的男友。原本的一切 美梦都在我当了市长秘书的那一天破灭了。

    「大姐,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市政府工作啊,」我不满的对着自小对我爱护有 加十分宠爱的大姐嚷道。

    「大姐,小妹说的对啊,现在多少人想进进不去啊。小妹从五百候选人人里 面被挑上,你应该高兴啊。」二姐搂着我,明显和我一条阵线。

    「二妹,你不懂了。」大姐面红耳赤的说着。「小妹,你就听大姐的,大姐 不会害你的。」

    每次回想起那次大姐的阻拦是出于善意。可是年少轻狂的我哪会听进去。当 天晚上我就来到男友家。第二天就来到市政府报名,也开始了我的不幸。

    市长张光荣亲笔点名我去做他的秘书。我高兴的给二姐打电话出去吃饭庆祝。 二姐也替我高兴,姐妹二人闹了一夜。二姐让我给大姐去电话我也没去。

    悲剧在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发生了。「小洁啊,今天晚上加下班。有点事。」 我急忙答应下来。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办公大楼已经没有人了。只有市长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我疲倦的揉揉眼睛。拿起打完的报告走进办公室里面。

    「市长,打完了。请你过目。」看着面前的已经五十多岁,腆着大肚子,秃 顶的市长。

    「不用看了,小洁你做事我放心。过来坐下休息一下嘛。」市长笑嘻嘻的招 招手。我坐在一边的大沙发上。市长一边看着报告一边有一句无一句的和我聊着 天。坐的位置也是离我越来越近。

    「小洁啊,办公室主任下个月就要退休了,我有意思让你去坐。」

    「我还年轻,再说我才来工作。怕是不行吧。」我有点吃惊。

    「我说行,就行。」市长的眼睛盯着我的胸脯。「不过你要怎么报答我啊。」

    「谢谢市长好意,太晚了,我要回家了。」我急忙起身可是一下被市长拉到 在怀里。一双大手死死的捏着我的乳房。

    「小洁,一次,只要你让我玩一次。多大的官我都给你。」市长那臭烘烘的 嘴亲着我的脸,整个身子已经压在我的身上,一只大手撩起我的裙子,顺着大腿 摸到我的臀部。

    「不要,放开我啊。住手啊。救命啊,救命………」我拼命的挣扎着,扭动 着身子。

    「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有用的。这间屋子的隔音十分好。等下你就大 声叫床吧。哈哈……」市长不顾我的反抗撕裂我的衣物,我感到胸前一阵冰冷, 这个畜生已经把我的胸罩扒了下来丢到一边去了。

    「好漂亮的奶子啊。乳头还是粉红的,哈哈,不错。」市长低下头用嘴咬住 我的乳房。黏糊糊的舌头来回摩擦我的乳头。

    眼泪已经流下来,因为恐惧和屈辱我全身颤抖起来。我双手无力的敲打着老 畜生的身体,可是我越是挣扎,老畜生越是兴奋。我的裙子被掀到小腹上面,老 畜生的一只大手伸进我的三角裤里面,一根手指塞进我的下体不停的搅动着。

    「流水了我的小美人。等下你会更快乐的。」老畜生喘着粗气解着自己的腰 带,手忙脚乱的拉下拉链从里面掏出一根硬邦邦的东西顶在我的下体处。

    「呜呜…求求你,放了我吧。不要…不要啊…呜呜呜……」清晰感觉到包裹 着私处的内裤被恶心的肉棍顶着摩擦着,好像随时都会顶破那薄薄的三角裤侵犯 进我的身体。

    「美人,我来了啊。」老畜生把我的三角裤拉扯到一边,女人神秘的私处已 经暴露出来,老畜生握着那布满青筋的肉棍放到我的阴唇处,缓缓塞了进去。

    「啊!!!不要……呜呜呜……好疼啊……不…畜生…畜生……」感觉阴户 被一点点撑开,粗大的肉棍缓缓塞进我那温暖狭小的肉洞里面。我哭喊着。粗大 的肉棍终于全部塞进我的下体里面。

    「啊,爽,好紧啊。」老畜生满意的大叫着,开始快速的抽插。每一下都仿 佛要顶穿我的下体。虽然我已经不是处女了,和男友早已享受过性爱。可是被一 个比自己父亲岁数还大的老男人压在身下奸污让我痛不欲生。老畜生满意我那痛 苦的表情,再干了几十下后松开我无力的双手,抬起我的一条腿放在沙发的靠背 上面,一条腿耷拉在地上,更加方便侵犯我的身体。老畜生抓着我那对不大但是 坚挺的乳房玩弄着,肉棍扑哧扑哧的干着我的下体。我双目流泪的看着老畜生那 扭曲的脸。

    「叫啊,动啊。像个死人一样。」老畜生啪打着我的乳房,希望我发出呻吟 来配合这个强奸我的畜生。

    「呜呜…畜生,我以告你…畜生……」我哭泣着,但是没有挣扎。我已经浑 身无力。下体一阵阵的巨疼让我没有昏死过去。可是老畜生的一句话如同惊雷一 般让我呆住。

    「哈哈,你果然是白鑫那婊子的妹妹,连骂人都一模一样。」老畜生捏着我 的乳房说着。「不过你的奶子就没有你姐姐大了。你姐姐就是个骚货,一开始还 哭哭啼啼,后来被老子干的嗷嗷叫。我就喜欢干你姐姐那样的,看着挺高贵的其 实就是个烂货,骚货,天天穿个吊带丝袜被老子捅屁眼。哈哈……」

    「住嘴,你……你胡说。」我不敢相信,大姐是那么的高贵,那么的不可侵 犯。不会被这个老畜生侮辱的。

    「哈哈,你不信。好,老子就叫你骚货姐姐一起来。」说完从我身上爬下来。 粗大的肉棍上面粘着我的爱液,老畜生揪着我的头发拉到办公桌那,把我推在桌 面上面,用脚分开我软绵绵的腿轻易的再次进入我的身体里面。随后拿起桌面的 电话,熟练的拨了几个号码,我越看越心惊那是大姐的手机号啊。

    「美人,想我了吗。」老畜生按着免提,整个身子趴在我的后背上面,一边 说这话一边奸污着我。

    「是市长啊,我想你啊。」话筒那面是我熟悉的大姐的声音。我惊呆了,怎 么会这样。

    「小骚货,是不是下面又痒了。想要我的大鸡巴干干了。」老畜生捂着我的 嘴。

    「这么晚了,我女儿都睡了,您看……」大姐为难的说着。

    「你不来,我可去了。」

    「别别,我现在马上过去。」大姐急忙答应。

    「别忘了,穿的骚点。老子要干你的屁眼。」老畜生挂了电话,松开捂着我 嘴的手。「哈哈,等下来个姐妹双飞。」

    我呆呆的趴在桌子上面,一时间宽大的办公室只有啪啪的肉体撞击的声音。 我不敢相信在我心中完美的大姐居然会这样…下贱!

    「畜生,你对我大姐做了什么?」我怒骂着。

    「没什么,就是当着她男人的面操了她一次,还拍成带子了。」老畜生沾沾 自喜的把那次灌醉姐夫强奸大姐的事情说了一次。想着可怜的大姐原来几年前就 被这个畜生奸污了,想着大姐为何对我来市政府工作那么阻止。姐,姐我不该不 听你的话啊!!

    「小美人,你大姐打着来还得一个来小时,老子现在给你灌肠,等下干你的 屁眼。」老畜生把肮脏的精液灌满我的身体后啪打着我的屁股。「你可比你姐姐 幸福多了,你姐姐上次可是直接被老子干屁眼,疼的她是嗷嗷叫,哈哈。」

    我瘫倒在地上,双手护着伤痕累累的胸脯,双腿因为粗暴的强奸无法合拢, 惊恐的看着老畜生拿出一个手提箱取出一个手臂大小的针筒,随后注满了红色的 液体走了过来。

    「不要,你走开,不要过来。」我恐惧的挥舞着双手,可是老畜生轻松的把 我再次放在办公桌上面,我扭着身子用手护住肛门,可是老畜生还是不顾我的反 抗把针筒塞进我的肛门里面。

    「啊!!!!!」突然的擦入让我尖叫起来,感觉冰冷冷的液体灌满我的肛 门里面。小腹疼痛起来,想要把那些液体排除体外。

    「不要忍了,是不是很想拉屎啊。快拉啊,让我看看我的小美人是怎么拉屎 的。」老畜生蹲下身子用手分开我的屁股,看着我一张一合的肛门,居然用中指 塞进去搅动起来。

    「不要,畜生,畜生……」我强忍着不让自己排泄出来。我实在无法忍受当 着这个畜生的面排泄,可是小腹剧烈的疼痛,肛门被手指的进进出出拉扯着,好 像随时都有可能排泄而出。我咬着牙,双腿用力的合拢来减轻那种痛苦。

    「啊!!!小妹,小妹………」咣当,我回头看见一向很少打扮的大姐浓粉 艳摸的出现在门口。

    「姐……」我再也忍不住了,肛门一下子松开呼啦如同小便一样红色的液体 从肛门喷射出来。随后我瘫倒在地,双手掩面的哭泣起来。

    「畜生,你这个畜生,你奸污了我,连我妹妹都不放过,我和你拼了。」大 姐哭喊着扑上前和老畜生厮打在一起,可是大姐那是那个老畜生的对手,大姐被 打倒在地。老畜生没想到一只如同羔羊一般的大姐居然会反抗气的对着倒地的大 姐拳打脚踢。

    「小妹,小妹……」大姐不顾打在身上的拳脚,艰难的爬向我。

    「不要打了,求求你,放了我姐姐,不要打了。」我哭着哀求着。「姐,姐 …呜呜呜……」

    「妈的比,老子今天就当你面干你妹子的屁眼。」老畜生揪起我把我推在地 上,我和大姐面对面的看着对方。老畜生抱起我的屁股再次变大的肉棍毫不客气 的塞进我的屁眼里面。

    「啊!!!好疼,好疼……姐姐,救救我,救我」我十指抓着地板,口中发 出哀嚎。

    小妹,小妹。呜呜…放了她,干我吧,干我。「大姐痛苦的哀求着老畜生, 可是老畜生却没有一丝停止的一丝继续的抱着我的屁股干着撕裂的肛门。

    一个晚上的奸污,老畜生在我和小妹的身上发泄了无数次。我和小妹全身上 下三个眼都被老畜生干过。直到老畜生的肉棍在我的小嘴里面无法再次变大后, 老畜生才心满愿足的停止了奸污。小妹已经在我的怀里昏死过去,为了老畜生少 点折磨可怜的小妹,我不顾廉耻的卖弄着傲人的肉体想尽一些办法满足老畜生的 兽性。我抱着昏死的小妹看着小妹眼角的泪痕和满身的伤痕我低低的哭泣起来。 我恨自己三年前要是我举报了这个畜生,哪怕身败名裂今天小妹就不会生不如死 了,想着小妹在畜生的身下哭泣扭动,想着以后小妹会像我一样变成一个下贱的 婊子,我的心就疼的如同裂开一样。

    三年前。今天丈夫说请了市长,让我一起去。为了丈夫不喜欢交际的我还是 打扮一新,穿上一套黑色的套裙,黑色的长筒丝袜,黑色的高跟鞋。白皙的肌肤 和黑色的套装是更加显露我雪白的肤色。

    「老婆,你好美啊。」丈夫看着打扮如此美丽,高贵的妻子不禁赞美着。手 脚不老实的从后面抱着我,「老婆,来一下吗。」

    「讨厌了,不行啊,时间来不及了啊。听话啊,回来我在好好的服侍你」丈 夫看着的确好到时间了,强忍着性欲。不甘的把手从我双峰下放下。

    「市长,不好意思,建军酒量不行,让您见笑了。」看着丈夫喝的大醉被抬 到屏风后面休息,我也想要告辞了。

    「大主持人,你是哪里话。我早就仰慕你的大名了,今日一见果然比电视上 还要靓丽。我敬你一杯。」市长端起酒杯。

    「市长,我真的不能喝了。」不胜酒力的我今天已经喝的有点多了。

    「我们市长亲自敬酒,大主持人不会不赏脸吧。」边上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 男人说道,我记得他是市长办公室主任。

    「喝吧,这点面子我们大主持人还是会给的吗。」其余两个中年男人也劝道, 我无奈只有强忍的喝下去。

    「好,果然海量啊。」猴脸的主任站起身来。「我们预祝我们未来的所长。 干杯。」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喝了,不知道又喝了几杯,渐渐意识模糊起来。终 于趴在了桌子上。

    「市长,这可是个极品啊。」

    「市长慢慢玩,我们上门口给您把风去。」

    「哈哈,好的,等下亏不了你们。这个美人等下我们来个四王一后。」市长 无耻的说着,那三个男人一脸奉承的走了出去。

    「美人,我来了。」市长把意识不清的我抱在一边的躺椅上面。双手开始了 侵犯。

    「真滑溜啊,果然是个极品啊。」市长的双手捧起我的小脸强吻起来。一只 大手居然从我的领口伸进去捏着我的乳房。

    「嗯……嗯……」我发出低低的呻吟来。

    「真是个骚货啊。奶子真软啊。」市长解开我的腰带,带黑色的裙子脱了下 来。短裙顺着黑色的丝袜滑到地上。黑色的吊带丝袜包裹着修长的双腿,市长用 手抚摸着光滑的双腿。居然低下头隔着丝袜和内裤亲吻着我的下体来。黏糊糊的 舌头舔着我的双腿间的私处。

    「啊…啊…嗯…」快感传遍我的全身,我不禁发出让人发狂的娇呼。市长听 见的娇呼咽了口吐沫把我的外套脱下来,黑色的胸罩无法完整包裹那对丰满的双 乳,雪白的乳峰看的市长的肉棍涨的难受。市长把我的胸罩推到双乳上面,一对 雪白饱满的乳房完全暴露出来。

    市长一手一个的抓住揉捏起来。不时的用牙咬着凸起的乳头。把玩了一会市 长涨红了脸,站起身来脱光自己的衣物,那臃肿的身体和苗条的我成了鲜明的对 比。这个时候我全身除了丝袜和内裤外几乎全裸了。市长把那恶心的肉棍在我的 小脸上摩擦着,一点点滑到双乳上面,无耻的把肉棍放在我的乳沟处进行乳交。 我依然意识模糊的不知道自己就要被侮辱了。

    市长终于忍不住了,把我双腿分别放到扶手上面,市长把丝袜从中间撕开, 内裤一把扯烂放在鼻子上闻着我的体香。

    「好香啊。」市长看着我那阴毛浓密的下体,在手心吐口吐沫摸在我的私处 后。「美人,我来了。」说完扑哧一下塞进我的身体里面。

    「啊!!!」突如其来的进入让我发出一声醉人的呻吟。我迷迷糊糊中感觉 下体传来阵阵的快感。我口中断断续续发出呻吟,下体本能的流出爱液。

    「骚货,操死你。操死你。」市长卖力的干着我,一下比一下重,发出啪啪 的声音来。

    「建军,建军。啊…啊……」我还以为和丈夫做爱那,叫着丈夫的名字。娇 躯居然顺着市长的奸淫开始了扭动。

    「美人,我不是你的建军,我是你的光荣啊。」市长趴在我耳边淫笑的说着。 光荣!!光荣!!!!!我急忙张开迷糊的眼睛,看见的确实如同肥猪一样的市 长光着身子压在我的肉体上面,而我居然也是全裸着,被摆成一个及其淫荡的样 子被这个畜生奸污着。

    啊!!不要啊,放开我,不要,不要。「我双手推着身上的男人,可是二百 多斤的肥肉压在我的身上,我又哪能推开。我大声叫着救命,老畜生居然拿起我 被撕烂的内裤塞进我的嘴中。

    「刚才不是还叫床吗,还扭屁股吗。现在叫啊,扭啊。」这个畜生把我双腿 扛在他的双肩上面一边摸着我的大腿一边大力气的奸污着我。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清白的身子被这个畜生玷污了,而且就在离丈夫不到十米的距离。

    建军,救救我,救救我啊。你的妻子被人奸污着,那属于你的肉体在饱受折 磨。那双让你爱不释手的双腿正无力的被畜生扛起。建军,救我,救我啊!!! 我流着眼泪看着几米外屏风后面的丈夫。

    「你想你男人看你是怎么被人干啊,还是想叫你男人看你发骚啊。」老畜生 一边奸污着我,一边羞辱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老畜生的精液射进我的肉洞里面, 老畜生气喘吁吁的扔下浑身无力的我。

    「美人,爽不爽啊。」

    「畜生,我一定会告你的。」我趴在地上拉出塞在嘴里的内裤,哭泣着。

    「看来你还是不满足啊。进来吧。」随着老畜生的话,门开了。刚才那三个 男人一脸饥色的走进来。「这小骚货不满足啊,你们好好喂饱她。」

    「不要过来,建军救我啊,救………」我看着三个男人淫笑的走了过来一边 走一边脱衣服,吓的我艰难的爬向丈夫那里。可是三个畜生一起扑到我的身上, 猴脸主任拿着自己的内裤塞进我的小嘴里面,余下两个男人一个抓着我的乳房, 一个抱起我的大腿,猴脸主任饥色的扑上来,不顾我双腿间流出的精液把鸡巴塞 进去。

    剧烈的疼让我面色苍白起来,可是三个畜生依然在我的身体上面发泄着,一 个抓着我的手握着那可怕的肉棍套弄起来,一个抱着我的腿一边用舌头舔着我的 小脚,一边用鸡巴来回摩擦我那被撕破烂的丝袜里面的大腿。

    「果然是个极品啊。奶子真不错。」

    「那还用说,电视台第一美女主持还会差了。」

    「老子早就想干她了,哈哈,爽啊。」

    「你快点啊,我都憋死了。」

    「急什么。一个晚上那,还不够你玩啊。」

    够个屁啊,这样的良家美女天天能玩啊,这样的女人才是极品,比那些自己 上门献身的女人爽多了。「

    三个畜生把我抱到丈夫的边上,就在丈夫的身边三个畜生玩弄我足足一个晚 上,我被迫摆出各种姿势满足他们的兽性。口角,乳交,最后那个禽兽市长居然 让三个男人按住我的四肢,鸡奸了我。我泪眼靡靡的看着面前昏睡的丈夫,建军, 你的妻子再也不干净了。

    四个畜生意犹未尽的还想轮奸我,可是天已经微微亮了,四人只好停下对我 的奸淫。「骚货,你听着,我已经把那些经典的录下来了,你最好老实点,不像 你男人没脸见人最好听话。」

    「再说你也被我们完了,就不要装了。」我哭泣的没有说话,畜生市长让三 人把屋子打烧一下,拉起我来到卫生间,让我洗洗一身的精液。我无奈的只好清 洗起来,看着镜子中那惨白的脸,头上,脸上,脖子上,乳房上,小腹上,全身 上下布满了男人的发泄物。我唯有咬牙坚持的清洗起来。在这当间老畜生居然再 次鸡奸了我。我打扮好后,艰难的走了出来,除了丝袜和内裤被撕烂其余都还完 好。

    丈夫摇摇依然还疼的头,看着有些红肿双眼的我。「老婆,你哭了。」

    「没有了,都是你了,喝醉了,不能喝酒别喝吗。害得人家一晚上服侍你。」 我急忙低下头,害怕丈夫看出来。

    「建军啊,我可要说你了。你喝醉了,你夫人可忙乎了。」市长装着一副长 者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我。我知道他说的我忙,是被他们足足奸污一晚上。

    「市长,不好意思。」丈夫憨厚的挠挠头。他哪会想到就在几个小时前他的 妻子就在他边上被一根根肉棍奸的死去活来。

    「建军,赶快上班吧。坚持几天吗,不要让人家说未来局长迟到就不好了。」

    丈夫高兴的急忙道谢,「老婆,我先走了。你帮我好好谢谢市长。」说完和 市长打声招呼就上班去了。

    「美人,我们也上班吧,哈哈。」市长搂着步履艰难的我上了他的车,一上 车就解开腰带把我的头压下去,我流着眼泪含住了那根让我痛苦的肉棍。车子开 向了市长郊区的别墅,我被市长抱着上了楼。

    没有几天丈夫当上了局长,事情越来越多起来。而且老是出差。不过丈夫只 要一出差我就得来到市长的别墅那,供市长奸淫玩弄。有时候市长还让我陪一些 上面来的官员。用我的肉体来满足一个个男人的兽性。我渐渐变的堕落起来。由 一位贤妻良母变成人尽可夫的高级妓女。

    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穿着神圣的警服在陌生男人的身体下屈辱的颤抖了。每 次当我身着得体的警服出现在那些畜生的面前时,每一个男人眼中都射出野兽一 样的光。从小连跳舞的我有着健美的身材和让每一个男人痴迷的长腿,健康的小 麦色的皮肤更加让那些畜生痴迷。在那些畜生的眼中征服一位向我这样美丽的女 警,让我身穿神圣的警服在他们的身体下哭泣,挣扎,呻吟。是一件值得夸口的 事情。今天晚上,那个畜生市长让我和大姐小妹一起接待了几个南非来的富商, 在昏暗的包间里面我们三姐妹在五个身材黝黑的非洲人的怀里被一件件扒光,随 后奸污开始了。我们三姐妹,大姐高贵典雅,小妹青春活泼,而身穿警服的我更 加让几个黑人着迷。我被两个黑人夹在中间奸污着,大姐跪在地上翘起白皙的丰 臀被干着屁眼,小嘴含着一根粗大黑亮的肉棍,小妹的身上也有一个黑人挺动着。 整整一天无休止的奸淫让从小体弱的小妹早就昏死过去,我和面色惨白的大姐为 了减轻小妹的屈辱卖力的迎合那些淫笑的黑鬼。

    我们三姐妹被抬上一辆吉普车上,大姐抱着昏迷的小妹,双目红肿的看着正 用湿巾擦着下体流出肮脏精液的我。「二妹,都是大姐没用害了你和小妹啊。」

    「大姐,那些畜生会有报应的,一定。」我哭着扑到大姐的怀里。在大姐的 怀里昏昏欲睡,脑海里面出现了一个月前的那场悲剧的开始。

    一个月前。「小妹,你越打扮越性感了,还学大姐穿连体丝袜啊。看来我家 的小妹妹是个女人了。」我躺在床上看着原本清纯的小妹自大上班后越来越打扮 起自己来,以前连丝袜都不爱穿的小妹居然穿起了那种充满诱惑的连体黑丝来。

    「没,没有了。」小妹低下头,喃喃的说的。脸色不太好。

    「小妹,你没事吧。有事和姐姐说,是不是你男友欺负你了。」看着有点面 色惨白的小妹,我关怀的问着。

    「没有了,今天晚上加班,我去宿舍睡,晚上不回来了。」说完拿起手提包 走了出去。

    「真奇怪啊。」我又哪会想到,小妹这时已经被那个畜生市长奸污,并成为 那个老畜生的性奴隶了,每天所谓的加班其实都是晚上服侍老畜生。并且按照老 畜生变态的要求穿戴,满足老畜生的兽性。

    晚上,下班在回家的路上正好看见了小妹的男友。我才知道小妹和他一个月 前已经分手了。我还从小妹前男友口中得知分手的原因的是他有一天无意看见小 妹居然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搂着走进一家五星宾馆。我不敢相信,清纯的妹 妹会变成这样。第二天看着小妹疲惫的回到家里,我强忍的没有质问,而是晚上 跟着打扮一新的小妹后面。

    果然,和小妹男友说的一样。出了小区的门口,一辆挂着市政府车牌的豪华 轿车带着小妹开到了一家五星宾馆。我远远的看着小妹被一个身材臃肿秃头的老 男人搂着走进去。我也跟上去,看着电梯停到十五楼,我急忙跟上,急忙寻找起 来。看见一间房门口站着两个身材魁梧一身黑色西服保镖打扮的男人。

    「真可惜了这样的小美人了。」其中一人说道。

    「嘿嘿,怎么了,眼馋啊。别想了,这样的货那次不是老头子自己玩,不过 不用多久老头子玩腻了也许我们也能喝喝汤。」

    「我还是喜欢上次那个主持人那样的娘们,真有味道。看着电视上一副高贵 的样子,还不是像个母狗一样被老头子干的死去活来。」

    「那是,说实话,上次我带着那个主持人去接客,就在车后排,那个主持人 就给两个老家伙含鸡巴,看的我鸡巴都涨死了。」

    「你听,那个女秘书又哭了,一定是老头子又干她屁眼了。」两个保镖把耳 朵贴在房门口听着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和哀求。

    「求求你……轻点……裂开了……疼……」哭泣的女人正是我的小妹白洁。 我忍不住的冲过去。两个保镖和我打在一起,因为愤怒,我失去理智,也高估自 己的身手。就算我是女子散打比赛的冠军,可是也不是两个高级保镖的对手,不 到五分我就被二人打倒在地。双手反扣住。

    「老爷子,老爷子。」一个保镖捂住我的嘴,另外一个敲着门轻声的喊着。

    「妈的,不知道老子正爽那。」里面传来一个男人恼怒的声音。

    「老爷子,抓住一个女的。身手不错。」

    「哦,带进来吧。」两个保镖一边一个架着死去抵抗能力的我推开门走了进 去。我抬起头却看见让我撕心的一幕。一个老男人光着身子正抱着一个少女的屁 股干着,那粗大的肉棍正在少女的肛门进进出出,而少女的下体里面居然塞着一 根嗡嗡作响的电动淫具。少女口中发出让人心碎的呻吟。那个可怜的少女就是我 的小妹,白洁。

    「畜生,你这个畜生。放了她,小妹,小妹!我是二姐啊,小妹。」我不停 的挣扎着,踢着双腿。可是两双大手如同铁钳一般死死的抓着我。小妹抬起头, 红肿的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我。随后尖叫一声。

    「啊!!!二姐,不要看,不要。」小妹扭动着身子,希望摆脱身后男人的 侵犯,可是小妹越是扭动那个老畜生越是兴奋的操着小妹,发出啪啪的声音来。

    「你是她二姐啊,好啊。大姐和妹妹老子都干了,只有你这个小浪蹄子没被 老子捅了。」老畜生的话让我呆住了,大姐!!!不会的!!!不会。可是我却 从小妹痛苦的表情知道了真相。大姐也被这个畜生奸污了。

    「你不是人,我一定会抓你的,一定会。」我咬牙咒骂着。流着泪的眼死死 盯着那个奸污小妹的畜生。

    「还是个警花啊,难怪这么能打啊。也好。老子今天就玩玩你这个带刺的警 花。」说完抽出小妹肛门里面的肉棍,那粗大恶心的肉棍上面带着一丝血丝,黏 糊糊的发出一阵阵恶臭。小妹躺在床上面,哭泣的哀求畜生不要伤害我,要干干 她。

    「求求您,放了我二姐吧。要干干我,求求你。」小妹努力的装出一副风骚 的表情,坚持的支起身体爬向老畜生。可是却被老畜生一脚踢倒在地。

    「小骚货,想被男人干啊,好啊。这个小骚货给你们了。」看着两个保镖把 我四肢固定在宽大的床上后,揪着小妹的头发说着。两个保镖马上不客气的扑向 惊恐的小妹。我眼看着两个高大的保镖一前一后的把小妹夹在中间,两根粗大的 肉棍塞进小妹的下体和肛门里面去,小妹的哭泣与求饶变成了痛苦的呻吟与断断 续续的尖叫。柔弱的小妹被两个保镖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轮奸着。而老畜生也走到 我的面前。打量起我。我今天穿了一套乳白色的运动装,白色的短袜和白色的运 动鞋。老畜生不急不慌的拉开我运动服的拉链,一对坚挺的乳房撑起贴身的内衣, 一双大手紧紧抓住我的双乳。

    「不错,到底是女警啊,连奶子都硬邦邦,没有你姐姐大,比你妹妹的大。 不错。」说着顺着平坦的小腹滑到我的双腿间,粗暴的揉着我的下体来。

    「啊!!畜生,畜生!!!」我咒骂着,可是四肢被死死的绑在床上。老畜 生把我的运动裤撕烂,拉下我的三角裤低下头闻着我的私处。用手指拉开阴唇露 出粉红的肉壁来。伸出舌头舔着,亲着。强烈的屈辱和恐惧让我嚎啕大哭起来。 不知道是我的身体让老畜生忍不住还是一旁小妹被轮奸的样子。老畜生停止了对 我的羞辱,整个身子压了上来,把一个枕头放在我的臀部下面,摆好姿势开始了 奸淫。

    「好疼,不要,不要塞了,啊!!啊………」当粗大的肉棍塞进我下体的时 候,我再也不是一名光荣的女警了,这时已经变成一个大白羊任人宰割,欺凌。 老畜生在我的身体上进进出出的奸污着我。每一下都让我发出痛苦的尖叫。我拼 命的摇晃着头,一对乳房已经在老畜生的玩弄下红肿起来,下体也渐渐湿润。随 着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当老畜生发泄玩兽欲后,我仿佛失去灵魂一样双目空洞 的看着天花板。

    「二姐,二姐。呜呜………」小妹一身狼藉的爬了过来,用手轻轻的抹去我 眼角的泪水。我没有回答,我只想到了死。可是现在就是想死也不可能了,因为 老畜生揪着小妹的头发就在我的身边让小妹给他口角。小妹跪在床上趴在老畜生 的双腿间含着那个刚刚奸污她姐姐的肉棍。我看见小妹的肛门撕裂还不时流出精 液。不一会老畜生的肉棍在小妹的口中再次变大,老畜生解开绑住我双脚的绳子, 把我双脚扛在肩上。让我的双臀分开用那粗大的龟头对准了我的肛门处,在小妹 哭泣下塞了进去。剧烈的撕裂让我张大了嘴,可是只发出低沉的啊啊来。没有几 下我就昏死过去。只感觉身上一座座大山压了上来。

    我睁开眼睛,看见的确实一张大床上面,我的大姐正光着身子骑在老畜生的 身上蠕动着,小妹正用那对娇小自己的乳房来回摩擦老畜生的身体。大姐看见了 我,捂着嘴没让自己哭出声来,可是豆大的眼泪却滑落下来。大姐小妹不停的交 换着位置,那恶心的肉棍在我的姐妹身体不停的抽出。最后那黏糊糊的精液射进 小妹的肛门里面,大姐低下头居然用舌头舔食着小妹肛门流出的精液。

    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我就彻底的堕落了,没有了咒骂反抗。每天忍受着非 人的虐待。我们三姐妹每天都正常上下班,只要那个老畜生需要我们就随叫随到 的过来,穿上可以满足他变态欲望的各式衣物供他奸污玩弄。



上一篇:Du@=2h&HGz77我要 下一篇:Z4/BX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