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谁与|PQWee{EN`X3h今夜

发布日期: 2018-03-16 小说分类

    谁与|PQWee{EN`X3h今夜



    四)新人与旧人

      “小梅,我是贾月影。”

      “真的是你!你们在干什么?!”电话那头的声音非常缓慢,我从来没听到
    过小梅这样的语气,充满了绝望与悲愤。

      “……好妹妹,我们什么也没做,我看见他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就让他到我
    这儿吃点,就赖你老公多事,怕你多心,才撒了个谎。”

      “不对!他的语气,还有你的反应,都不正常!你早就看上许放了,你说过
    你要把他弄到手,你们,你们在骗我!!”

      小梅突然爆发,电话那头的语调变得歇斯底里。

      “……我喜欢许放,那只是说笑啊,……再说,我老公三分钟前刚出去,你
    说我们能干些什么?”

      “什么,你老公……?”

      “我让他给你回个电话吧。不是我说你,你啊,太多心了。”

      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贺国才听小贾把事情说完之后,马上给小梅打了个
    电话。

      一会儿他又给我们回了个电话,告诉我,事情不仅得到了完美的解决,而且
    小梅还在电话里一再地向他陪不是,并且答应回来后请他们俩口子一顿饭,以消
    除这次事件给小贾带来的不愉快。

      电话里他还欢快地说道:“我和她说,小梅你就是看不起我们,我和小贾把
    你和许放当成亲弟妹,你呢,张口闭口的贺国才,我比你大七岁啊,你说,你是
    不是得改个口?然后小梅真的叫了我声贺哥。小许啊,我可和你说了,我那漂漂
    亮亮的老婆现在就躺在你怀里,你当初可答应了,要把小梅给我玩玩,说话可得
    算话啊!”

      “当然……当然,只要她答应,你可不许用强啊!”

      “我用什么方法你就别管了,反正我保证能把她收拾的老老实实、服服帖帖
    的,唉,想著就爽,外面的鸡玩著都没感觉了,就想玩玩象小梅这样的带著金边
    眼镜的良家妇女、知识女性,爽!今晚上我不回家了,你就好好地替我疼疼我那
    可人的小老婆吧。哦,对了,我和小贾明天就要到外地,两个星期后我们回来,
    趁这段时间你也好好疼疼小梅,回来后我可就不客气了。”

      我看著小贾,微笑地点头答应,小贾好像也听到了,夷地啐了一口,红著
    脸一扭腰去了卧室。

      三天之后,小梅回来了。当天晚上,我勉强地交完“家庭作业”,小梅有些
    不满意,也不好说什么,一面摸著我的乳头,一面说著,“下次的作业,可不能
    这样应付了事,才十分钟不到,唉,我在外面还为你守身如玉的,……”下面的
    话她也不好意思说了。

      我问她:“我早就说了,只要他身体健康,品行端正,你能看得上眼,你就
    可以自已做主的,你后悔了?还是那个港商,长得大腹便便,你看不上?”

      “是个阳光先生呢,比你长得帅,……去你的,不和你说了。”小梅扭过脸
    去,用一直练钢琴的细长的手指弹枕巾,好像在弹一首协奏曲,弹得很用心。

      “那个港商,摸你什么地方了,让你一拳打得 子出血?”

      “摸我的小屁屁,又摸我的小匝匝了。”小梅说完后,扑地乐出声来。

      “谢名替你出了口气了,你现在和他的关系怎么样?”

      “还行吧。”

      “你……你还拥抱他了?”我压抑住胸中的气,继续挑逗她。

      “第二天,我无意中碰了碰他的手,结果吓得他连忙躲开,好像是我要调戏
    他一样,傻冒,他以为自己是英雄救美啊,哼,算老几。”

      “这起事件,你们公司是什么意见?你会不会受什么影响啊?”

      “谢名还算有点良心吧,没利用这件事把我往死里整,还帮我说了些好话,
    这个人,哼哼,亦正亦邪,猜不透他为什么没有乘机踩死我,反而来讨好于本姑
    娘?”

      “小梅,说心里话,我觉得你和他的矛盾,主要原因在于你,你啊,对他有
    些偏见。再加上你能力太强,有些瞧不起他,是不是?”

      “其实呢,我自己内心里也检讨过,搞得这么 没意思……唉,不说了,旧
    的一页已经掀过,我以后不会再找他的碴了。”

      “其实我觉得他好像挺喜欢你的。”我斜觑著小梅,看她的反应。

      “你是说他在暗恋我?怎么会?!我们这个圈里的人,聪明人难找,俊男靓
    女可是大把抓,我的姿色,中平而已,他会……?!嗯,不过也不能排除这种可
    能,”小梅半迷著双眼,眨巴著细长的睫毛,嘟著红红的嘴唇,自问道,“我是
    性感小猫吗?……不是喽,我只是孩子他妈。”说完她有些意兴阑珊。

      我拉著她的双手,把声音压得很低,对她道:“其实你还是很美的。我和他
    聊过,他当著我的面亲口和我说他挺欣赏你的。他长得人也很老实,还没
    结婚,你去勾引勾引他吧!”

      说到最后,我的声音微微地发起抖来。

      “你是说真的?还是在戏弄小奴家我?”她作戏般地给了我一小粉拳。

      “其实我的直觉早就知道,你不是恨他别的,你是恨他不怎么把你当回事,
    没有宠著你爱著你,你潜意识里,是喜欢他的!”

      “别胡说了……”小梅变了颜色,好像真的被我猜中了她心中的秘密。

      “怎么样?别害怕,你就是性感小猫,偷嘴是性感小猫天生的权利,去偷一
    回吧!那天晚上你打电话,说你跟他拥抱了一下,我心里不仅没有难受,反而特
    别高兴,像我这样美丽高雅的小娇妻,确实应该得到多个男人的爱,特别是象谢
    名这样年纪轻轻就身居一流音乐公司高职的优秀男人的爱。我只问你一句,如果
    你爱上谢名,你还会继续爱你老公吗?”

      “当然,”她眼波闪烁著,依然不能很肯定我是在说著玩的,还是来真的,
    “你你你,你要是想套套我,我这回就算上了一次恶当,”她顿了顿,低下头,
    “和你说实话吧,他已经向我表白过,他喜欢我。”

      “你呢?你讨厌他吗?”

      “我呢,我也不是很讨厌他的。”

      说完这句话后,她扑到我怀里,紧紧地搂著我,把头贴到我的胸口,“我和
    你说了实话,你,你是不是开始讨厌我了?”

      六年多的忠诚,在此刻,就要瓦解成灰,用尽人类所有的语言,也难也描述
    我的心情:好像是冰冷的海水,如烈焰般在呼呼燃烧著!我突然明白了换妻行为
    的引人入胜之处,就好像一个名作家对悲剧的解释:把人世间最珍贵的东西,毁
    给人看。但也不能把它视作纯粹的悲剧。因为你把这种东西毁掉的目的,就是想
    让它在他人手里再生,并且美得更加炫目,只不过已经打上了别人的烙印。

      “没有,只是想想将来可能发生的事,心跳得很厉害。”我实话实说。

      小梅再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一遍遍地抚摸著自己性感的小脚,眼睫低垂著,
    好像是犯了大错的小女生。

      “你再想想,你能忍受我爱上他吗?”

      “爱上他??”

      “对,爱上他,会经常地想他,和他分开会难受,和他相聚会快乐,会和他
    褒电话,会经常地祝福他。”

      “像恋爱中的女孩子一样?”

      “对,而且和他甜蜜地过生日,与他外出旅行,这些,你,都能接受吗?”

      “……这只是一次性的游戏,可以不谈这么多的感情吗?”

      “不可以这样看的,感情会发展的,会变化的,你不能把换妻当成调剂性生
    活的一种手段,女人也是人,也许一开始只是一个性交伙伴,时间长了,真的不
    好说了,尤其是我这种人,是把性和爱看成一体的,你能把握住我的心不会变野
    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这两天已经想了很多遍,所以我很快地回答:“我绝对不
    会失去你的。这一点你放心,第一,我们有孩子,第二,我和你是六年的夫妻,
    第三,你们俩都是太要强太好胜的人,你们两人如果走到一起,不出半月就要散
    伙。”

      小梅非常地激动,胸口起伏不定,低头不言不语,但看得出她正在进行激烈
    的思想斗争。

      “他是哪天、怎么向你表白的?”

      “四天前,他说,他爱我,想拥有我。”

      “你怎么回绝他的?”

      “我说,你有病吧。”

      我拿出她的电话,找到谢名的号码,写了一条短信,让小梅看了看,小梅只
    是含羞带笑,偎在我怀里,什么也没说,我就发走了。

      短信的内容是:“我有些孤独,想起四天前你说的话,心里很温暖,但是我
    们不可能的。”

      “你是希望我慢慢地勾他,然后再把自己献给他,是吗?”

      “看看他怎么回信吧。”

      过了几分钟,谢名便回了一封信:“现在方便吗?我想和你聊几句。”

      看到我点头同意,她便回了个OK。

      电话响了。

      小梅犹豫了一下,问我能不能我回避一下。

      我出去了。小贱人。

      半小时后,他们才结束通话。

      “怎么样?”

      “我骗他说,我老公另有新欢了,我很恨他,还有,我回思过去,自己有些
    意气用事,希望以后能当好他的好下属。还有,我说……香港客户那件事,我很
    感谢他保护我,他说,他希望能保护我一辈子。我就说,缘分天定,我,我,我
    会给他一次机会的。嗯,老公,丢死人了!”小梅满面通红,纵体入怀,与我缠
    绵起来。

      我很快地把小梅扒光,把她丢上床,扑到她赤 洁白的娇胴上,动作起来。

      小梅一面呻吟著,一面说:“使劲干我吧,过两天,这个身子就要奉献给别
    人了。哦,哦,好好地干我,希望你不要输给他!”

      “你准备怎么勾引他呢?坦白交待!”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他要吻你呢?”

      “我……我就让他吻吧。”

      “他要摸你呢?”

      “我也





上一篇:野tc"98QI'AQ1<趣|作者|日入月 下一篇:Y7}87c5N053e太太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