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班级|高中cmhG3G1fiik2|宠物|作者|eyny10012990

发布日期: 2018-03-16 小说分类

    班级|高中cmhG3G1fiik2|宠物|作者|eyny10012990

     字数:436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8
     
      赛末点。
     
      时间剩下最后15秒,在这个15秒内,将决定谁才是一年级篮球冠军。 
      只要我们班进球,在得到两分,比数超前,尘埃落定。
     
      但是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
     
                   机械一甲
     
      全校跑最快的人。
     
      全校跳投命中率最准的人。
     
      全校大局观最好的人。
     
      全校最壮的人。
     
      全校在搞笑的人。
     
      这些天才所组合成的超强队伍「勇静篮球」
     
      「不容易啊,没想到能在这里见识到这场史诗级的战争。」猩猩原颤抖着说, 眼角泛出闪闪泪光。
     
      猩猩原继续解释着:「奇蹟的世代『勇静』对上用生命打篮球的化一乙,胜 负竟然难分难解。」
     
      数学老师小小宾附和着:「没错,这场战斗无关於班级之间的胜负,这是属 於人类与禽兽的战争。」
     
      两位老师在礼堂的司令台上讨论着,作为裁判。
     
      学期只剩下两个月就结束了,在过10天各年级篮球大赛却即将开打。 
      化工科的我们跟那些机械、建筑的人比起来,根本是饲料鸡对上火鸡,而且 还是放山火鸡的战争。
     
      「干你娘欸!」全校最壮的人重重地灌篮,落地声炸裂,好像木地板被他踩 出破洞似的壮烈。
     
      「来啊,我还要再多灌九个蓝!」他双手握拳,肌肉高高鼓起。
     
      「打不赢。」小智说。
     
      「铁定打不赢。」我附和着。
     
      「既然无法胜,那为何要战?」
     
      「不能得胜就不能战?」
     
      「战,是为得胜,必败的战斗,何必浪费精力时间。」
     
      「好,那我去跟体育老师说我们弃权。」我们点点头,共识达成。
     
      「不行!」猩猩原说。
     
      我跟小智来到体育器材室跟体育老师诉说,我们非凡的观察。
     
      「规定是每个年级都要参加比赛,你们还年轻,不要碰到困难就想要放弃。」 
      「可是打不赢啊。」我说。
     
      「打不赢也要打!那个时候也从来没有人料到PTA能获得世界冠军!」 
      唉呀,就算想要用电竞说服我们,好歹也把队名记对吧……
     
      「而且你们的篮球是我教的,怎么可以输给猴子婆呢!」
     
      干,你上体育课都没在认真教,整天只想要看黄诗涵走光,放我们自由活动, 现在还好意思讲这些五四三;顺带一提,猴子婆是另外一个体育老师,跟猩猩原 处的不太好。
     
      「总之,你们给我上!后勤源源不绝,要多少有多少!」
     
      「后勤是指……」
     
      「从今天开始,班上挑五个人留下来练球,练到晚上九点!场地我负责!」 
      「这算后勤?」自从跟老师同舟共济之后,大家说话都很直。
     
      「至少也来个奶鸡餐吧?」小智说。
     
      「三小奶鸡餐!每天都吃肯德基炸家桶!加蛋塔!还要啥?手摇杯还是豆花?」 
      看样子猩猩原真的很想赢球。
     
      「反正一定要打就对了,好呀,那我们也有条件。」我说。
     
      「说。」
     
      「如果我们赢了,你要负责去跟其他老师沟通,以后上课不管我们做什么都 别管,这样如何?」
     
      「喔,翅膀硬啦!」猩猩原抬高下巴,折得手指劈哩啪啦乱响:「你们想干 嘛?现在不是已经为所欲为了吗?」
     
      一个黝黑的肌肉棒子做出这样的动作真的有点吓人,不过……
     
      我说出我的条件。
     
      「这也……太……」
     
      「怎么样?做不到吗?」
     
      「这……你要知道,大人有大人的难处。」
     
      我学电影里面的反派,转身背向猩猩原,看着远方的现任总统肖像,冷笑一 声:「难道……你想要输给猴子婆?」
     
      碰!
     
      猩猩原一拳打在办公桌上,瓷器杯子被震得咖喀作响。
     
      「一言为定!」
     
      「好说好说。」
     
      一旁的小智看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我到底看了三小……」
     
      步出体育器材管理室,小智说:「你有信心带领那一盘散沙夺得冠军?」 
      「没有。」
     
      「那要怎么赢?」
     
      我乾笑一声:「不用我带领,大家只要用生命打球就一定会赢。」
     
      就跟我那天PK超人一样,人是逼出来的。
     
      「干你娘欸!」碰!
     
      又一个灌篮。
     
      我看着场上的肌肉棒子,心中乱如麻。
     
      要怎么做才能夺得冠军,实现我的计画。
     
      有猩猩原老师身分的助力,一定可以帮助我早日揭开黄诗涵的面具。
     
      场景来到教室内。
     
      黑板上画着猩猩与猴子拿着椰子摆架子的涂鸦。
     
      「就是如此。」
     
      我特别用粉笔在把猩猩多画几个圈,拉出箭头指向猴子。
     
      「啊……好麻烦啊。」咚咚大声叫道。
     
      「时间这么短,要打赢那个机械科怎么可能?」小茂附和着。
     
      「当然,用正常的方法当然打不赢那个机械科。」我说。
     
      「难道,你想到打赢那个机械科的方法了?」?小茂说。
     
      「要打败那个,就必须使用最极端的方法。」
     
      「难道……要用那个了吗?」
     
      「没错,就是要用那个。」
     
      「那个……你们到底在工三小?」小刚首先发难。
     
      小茂耸耸肩说:「我也不知道,只是再配合他耍智障儿已。」
     
      干!害我以为心有灵犀一点通。
     
      「我们班跟机械科有一个决定性的差异,你们知道吗?」
     
      小刚摇头摇得很美丽,一副常常摇头的样子。(小刚的旧名字,你知道的。) 
      「那就是,我们是男女混和班!」我自信满满地喊出谜底。
     
      「白癡……」一道细软的声音说着。
     
      「喔,看来我们的公主殿下有不同的意见呢,可是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 是基本的餐桌礼仪吧。」
     
      黄诗涵衣装整齐的跪在地上,两手各抓着一块大亨堡的麵包,从嘴角的麵包 屑很容易猜想她刚才的动作。
     
      「你这个死垃……!」
     
      小诗话才说到一半马上惊觉再说下去就不妙了。
     
      这段时间内,小诗被要求彻底执行班上同学的命令。
     
      下课的时候趴在地上学猫叫、抓着扫把跳脱衣舞、或是叫她开直播(不露脸) 自慰给陌生人看。
     
      她一开始相当的抗拒,不肯照做命令,不然就是满口「死垃圾」狂喷大家, 逼得大家迫不得已,只好教训她。通常是一人拉一只手或脚,压在她的课桌上强 奸等等。
     
      只要不听话,接下来的就是暴力轮奸。
     
      人是有学习力的,黄诗涵眼见抗拒的下场都是被干到满肚子精液,那倒不如 一开始乖一点,免得高潮地狱搞得自己都快休克了。
     
      小诗狠狠瞪了我一眼,继续刚才她的工作。
     
      舔食夹在麵包中间的肉棒,湿润粉色的软舌在紫黑色的龟头上打转旋绕。 
      「喔喔喔,不行了,不行了!!!」元宝一阵怒吼,伸出肥胖的手指想要抓 住小诗的头,把她当成自慰套玩弄。
     
      可是小诗连看都没看就闪过了那胖子的手,接着把大亨堡的麵包夹住元宝的 马眼,完美抵禦被颜射的可能。
     
      「喔喔,小诗你好棒,啊哈……超爽的……」元宝摸摸小诗的头以示褒奖, 却没注意到黄诗涵眼中的不屑与噁心。
     
      黄诗涵把夹着洨的麵包朝我丢过来,可是对我而言,这招没用。
     
      等到洨麵包黏到脸上的时候,小智才发现我把他当成盾牌了。
     
      「干干干干干干干!!!!胎歌欸!!你老师的笋子汤。」他一边惨叫一边 往厕所跑去了。
     
      小诗有些可惜地看着小智的背影,这才转头跟我说:「难道你想要用我的身 体去获胜吗?」
     
      「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小诗没料到我会这么回答,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身体开始发抖。
     
      她大概是想到上次被固定在墙上的那一次吧。
     
      「我先警告你!你这样做迟早会被揭穿的!」
     
      小诗说的也没错,被固定在墙壁上的嫩鲍影片,早就被传片各大论坛。 
      在这个人人有手机的年代,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发展。
     
      而上次使用过黄诗涵的人们,无不积极寻找这位只有下半身的女人。
     
      有一次土木科的来这里找人,黄诗涵都几乎要被认出来了,好险大家炮口一 致向外,矢口否认。
     
      而土木科那些人后脚才离开化工馆,黄诗涵已经被干到眼白猛翻了。
     
      讲这么多,结论就是,的确有可能真的被发现。
     
      我有这么笨吗?
     
      「才不是你想得那样呢,你这婊子整天只想被男人干,想破头了对吧?」 
      「我才没有呢!你们是色情漫画看太多吗?以为女生跟你们男生一样,随时 都准备打炮吗?」
     
      「难道不是吗?」
     
      「才不是!」她气呼呼地站起身子想要回座位,但是椅子上固定的那两根假 屌硬挺在那边,好像在嘲笑她的矜持一般。
     
      「怎么了?你每次上课不是都吃得很爽吗?不要以为你爽到趴在桌子上抽蓄、 用手指偷偷抠穴没人看见。」
     
      「我才……没有呢……」小诗的脸颊已经变得跟苹果一样红了。
     
      不肯承认自己的淫荡吗?
     
      「现在变成全班的宠物,我看你是爽在心里吧?每天都有人干你、打你。」 
      「我才没有!」她恶狠狠地瞪着我。
     
      「是这样吗?」
     
      我笑吟吟地走到她身前,小诗退了几步。
     
      全班似乎都很有兴趣看我怎么欺负她,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出声,等着看这 场好戏。
     
      「把裙子拉起来。」我说。
     
      「什么?」
     
      「这是命令,你说得自己好像可以立贞节牌坊一样,我们就来看看你够不够 资格。」
     
      「你这个……」我把手指插进小诗的嘴中,堵住她接下来想说的话。
     
      两根手指在他口中搅弄,玩着她的舌头。
     
      「这可是命令喔,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乐在其中,那么就让大家看看你鲍 鱼现在的样子,一定是汤汤水水流个不停吧?掀起来!」
     
      小诗只好慢慢的拉起裙摆。
     
      雪白的大腿慢慢崭露在众人眼前。
     
      而其他人也很配合地在吹口哨,不断地用言词羞辱小诗。
     
      「每天都没穿小内上学还想装什么?」
     
      「最近连内衣都不穿欸,不给你命令也会自动自发把事情做好,棒棒喔。」 
      「每天都被干到唉唉叫还说不爽?」
     
      这些话把小诗的耳根都给羞红了,她只能咬着嘴唇继续拉裙子。
     
      「这样吧,小诗。」
     
      我朗声说道:「如果你的小妹妹没有湿的话,那我们全班就让你休息一个礼 拜……不,一个月好了,但要是湿了的话,你自己说要怎么办?」
     
      「我才不会!你们这群噁心的垃圾变态!」小诗毫不留情地回呛。
     
      黑色的裙子下摆,有两片雪白如月亮探出山头,那样的纯洁美丽。
     
      只是大家也没漏看闪亮的水光。
     
      在她裙子完全拉到路出整个蜜缝时,刚好淫水成团,滴了好大一坨在地上。 
      啪答!
     
      好响,所有人都听见了。
     
      花蜜滴在地上的声音狠狠地赏了小淫娃一个大巴掌。
     
      「这个……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就没有感觉的……」小诗慌张地说。 
      「呵呵。」我冷冷笑着,伸出中指往小荳蒂上摸去。
     
      仅仅只是碰到而已,小诗已经像虾子一样,屁股猛然往后一顶,闪避我的手 指。
     
      「不对……这个不是这样的。」她满脸通红,还在挣扎。
     
      「我真不知道你这个动作是为了闪我,还是为了翘高屁股给人插。」
     
      没错,小诗还掀着自己的裙子不放,厥高屁股的动作就像是欢迎男人干她。 
      「才不是!」
     
      她猛然挺直自己的腰,收回嫩臀,但是动作太大,阴蒂不偏不倚地被我伸出 去的中止戳到。
     
      「咿!」小诗好像全身触电一样娇鸣一声,然后再也没有脸抬起头。
     
      「是谁说自己都没有感觉的呀?」
     
      「呜呜……」
     
      小诗抓着裙子的手不断地颤抖着,唉……真相不忍直视就是这个道理。 
      「那是因为,上一堂课被椅子弄的!」小诗想到了一个好理由。
     
      确实,上课的时候小诗都必须用假屌塞满小穴与屁眼,这样才有办法坐在自 己的座位上,而那无线遥控,则是大家轮着玩。
     
      我拍拍小诗的肩膀说:「你就维持这个姿势站在讲台上吧,我们来看看,到 底是你迫不得已,还是天生淫荡。」
     
                   未完待续




广告